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蕾克的私话簿

tyrsever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龙涎香谈  

2010-10-03 18:47:20|  分类: 香水流水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
       前几天想说的tom ford的几个龙涎香调,一直想不好该怎么说。昨晚喷的裸金青春露,今夜在我的棉布衬衫上散发着类似檀香般的香气,幽玄缭绕,说不出地清远。  和刚一喷出时,犹如暗金火焰袭来般的高压强势,艳帜嚣张,截然两重天。

tom ford出手的香水,我觉得很好。复杂,香气非常复杂,很难驾驭。他从最开始就在用香气选择他的购买群,毫不客气地踢开大众,绝不迎合。

说到香气复杂,娇兰在简单中见真昧,进深形的复杂,有如绵绵回忆。卢丹诗式的复杂,则是氛围上的渲染,好比一出戏,第一幕甫一拉开,台上女主角的情人死了!那种拉人马上入戏的浓密氛围很了不起。tom ford式的复杂,是种性格上的复杂,多重强烈人格交替出现,重叠扭曲,大密度,大比重。端祥与淫靡,压抑与解放,攻与受,雌与雄,一体同在。

tom ford很爱龙涎香调和焚香调,在我看来是他的签名调。正统龙涎香调,绝非现在流行香水的三调中出现的“透明琥珀”,“粉红琥珀”那种软绵绵的路人甲。香水中的龙涎香调,很难用文字形容,很难!至今没见过比较准确的。在旧书店买到过下面这本书------《东西香谈》,书中写到龙涎轶事,虽然不是直接描写香气,龙涎气质写得很生动,让我难忘。作者是一位香料史学家。我们的扬之水先生所著的《古诗文名新证》里写到龙涎香,便提到这位学者和其著作。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龙涎香 - 蕾克 - 蕾克的私话簿

简单概括一下《东西香谈》中的 龙涎轶事,原文是四十年前新闻晚报上的连载一节,文笔很是平和好懂。   《金发西洋女的香风与龙涎香》:
 
 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的夏天,如今回首,当年生活曾经无法想象地阴惨。吃不饱,穿不暖,居无定所,流民四处为患。每日早晨的通勤电车,混乱拥挤,如入罐头。我看见紧贴在我身前的乘客,他的白衬衫领口早已泛黄肮脏,上面有几个红褐色的小点,小点点在动!是跳蚤!我想逃走,车上太过拥挤,无法挪身,只能看由跳蚤肆意在人丛中跳跃横行。
有一天我有要事,需要去一家被美军接管,专供高级将校使用的饭店办事。当时是夏天,我在大堂处理完事情,正要离开,就在这时,一位金发碧眼的西方女性与我擦肩而过。就在那个瞬间!她身上的浓烈香气向我猛压过来,华丽甘美,脂甜粉腻,如此猛烈,我几近晕眩。同时又觉得香气美丽不可方物,恍惚如入天堂。她早已消失在走廊深处,香气依旧在,我呆立于原地,心中一片惘然,与我日常所见的不洁与贫困,与我的度日艰难,她身上的浓香,像从异元世界而来。
 
当时我供职于香料公司,直觉出她身上的香气主体,是龙涎香。第一次,我感受到龙涎香原来具有如此巨大的冲击力。
 
龙涎香阿拉伯语为amber,意大利语ambra,西班牙语ambar,法语ambre,英语amber,(十五世纪后为了和琥珀区分开,才写成ambergris。)印度语ambar,马来诸语ambar。
就是说龙涎香叫做amber,语源自中亚,再传到向东方和欧洲。阿拉伯人在中世纪发现龙涎香的真正价值,始用为香料。amber在语源中的本意,原为the king of perfumery ------- 香料之王。传说中世纪的阿拉伯人,于月明之夜,拉着骆驼,从海岸上的无数漂移物中,让骆驼嗅出哪个才是价值远超黄金的龙涎香块。
阿拉伯人在公元前,早已开始使用树脂香块。小亚细亚有一种低矮灌木,分泌一种暗褐色粘稠树脂。山羊啃食灌木,树脂便会附着在山羊胡须上。这种树脂散发出浓重而粘稠的甜香,久香不散,正合阿拉伯人性格。
龙涎香的香气根源,与这种树脂香块相通,龙涎香气更强烈,更准确,更王者气魄。
 
我想,艺术作品譬如《天方夜谭》,所描写的中世纪阿拉伯人生活,也许,被我们想象夸大了异域浪漫。实际上那里少雨,干燥,单调的游牧生活,与大沙漠接壤。只有及其少数贵族,拥有权力和财富,才能拥有豪奢生活。而占极大多数的普通大众,则在贫苦底线挣扎。骆驼的气味,马的气味、羊的腥膻、狗的气味,粪与尿,长期无法沐浴洗澡,也许现在无法想象,当时不洁异味早已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浑然一体,少数者的豪奢,与多数人的穷苦,同时平行展开。七十年代初我去印度旅行,行走于大众集市,亲历他们的贫富巨差,切身明白了一件事,过去的权贵者多么迫切需要一种强烈香气,让他们体现身份,彰显尊贵,用异香俯视贫苦众生的异臭。而龙涎香,就是这种香气。
他们在咖啡中放龙涎香,用混有麝香、沉香、龙涎香的香油涂身,焚香油灯,品尝撒过大量香料的甜食。幽艳香甜,不可名状。
 
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,于蚤孽污秽中埋头前行时,被异国女性身上喷洒的龙涎香气震慑到呆立,那时我明白了龙涎香的真正价值。
对于那位金发碧眼的美丽西方女性来说,战败的日本人浑身充满不洁恶臭,她迫切需要强烈的龙涎香气,将她的高贵,从猥琐与污秽中区分开,让她以胜利者的姿态俯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话收不回来了。
之前想不出怎么说tom ford的几个龙涎香调,因为龙涎香实在很难形容。远不是玫瑰茉莉与铃兰那么明了好懂。把上面的文章搬出,镇一镇,接下去说起来会容易很多。
 
 
 

 /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1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